面对着房门,一再犹豫

 
  夜已深,车内继续传来广播节目主持人的声音,深沉地探讨着今天的情感话题,还有些callin,奇奇怪怪的。
  英注视着前方,今夜,她几乎忘了一切,只是沉醉在独处之中。
  夜色如海,灯火阑珊,车缓缓地前行,车上的人,没有现在,没有未来,只有无穷无尽的回忆……
  车驶向黎明。
  天光渐亮,整个城市大梦未醒,寂静无声。
  街灯,一瞬间熄灭了。
  "亲爱的,请原谅!我不做选择可以吗?我不求答案可以吗?我不再去面对任何现实可以吗?……我最亲近的人,却不能对他讲,不是不相信,而是我不知道讲了他会不会理解,而我自己最真实的感觉,又到底是什么呢?我要重回现实吗?谁能告诉我?……"
  车停在十字路口,黄色的信号灯闪烁着。英走下车,天亮了。
  终于,回了家。
  英站在门口的走廊上,面对着房门,一再犹豫。
  "我想对你说件事儿……嗯……"
  她摇摇头,抿了一下嘴唇。
  "阿雄,有些事情咱们需要谈一谈……"
  她掏出钥匙,坚定地打开了门,准备着向雄坦白。
  一脸倦容地走进房间,英却看到工作台上留着一张纸条,上面压着一枝花。房间里一切都很整洁,雄根本就没有回来过。
  刚回来你不在,天也亮了,才想起你去了马来西亚,我也没在家过夜。最近还顺利吧?虽然你也没在家,可还是要向你道歉,为我又一次的彻夜不归。等我忙过这一段,再天天陪着你,给你做饭吃。那天你说起想同我谈件事,好严肃的表情,我猜是结婚的事吧?女
大就愁嫁,是吧?放心,我会尽快放下工作来办这件事,公司最近遇到一些麻烦,还比较棘手,但相信我能解决好,你应该对未来的老公充满信心,是不是?我今早的飞机,出差去加拿大,过两周就回来,事情突然,临时定的,怕你还在睡,就没打电话,到了再打给你
。另:花是从楼下偷采的,给你!雄。
  英面无表情地去冰箱拿可乐喝,
  又泡了一碗方便面坐在窗台边。
  然后,走进浴室冲凉,再湿着头发出来,站在房间,对着镜子仔细看自己脸上的疤。
  当钻进被窝时,她顺手打开了电视,又马上关掉了。
  然后,"哇"的一声哭了起来……
  那枝鲜花,插在一个牛奶瓶里,静静地伴随着这个恼人的清晨。
4.失魂落魄
  那一夜,文和乌镇都失眠了。
  黄昏,他就爬上了后院高高的树屋,喂完鸽子后,就像尊雕塑似的呆在梯子上,静静地一任晚风梳理着自己的思绪。
  鸽子不住地呢喃,身边不断有落叶飘零,文却一动不动,看着日落,看着黑夜,看着几只夜鸟喋喋地啼鸣着飞过,飞向天际化成星星,化成黑暗中的虚无。
  他一动不动,又看着黑夜,看着黎明,看着鸽群重新飞起,冲向天际,化成灿烂的亮点。
  这亮点刺激得文一阵眩晕,差点从梯子上摔下来……
  老半天,文才浑身很脏地走进前院,走到齐叔面前,齐叔坐在那里没抬头。
  两个人沉默了一下,相互对望。
  "我昨天说的,您就不再接着问了?"
  "你想让我问你什么?你不是说我们都不理解你吗?"
  "我没说啊!"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uezina.com/a/jiaoyu/2018/0514/5.html